十分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十分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19:29:5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新冠病毒疫情之后,由于担心带孩子接种疫苗有风险,以及以前有关疫苗风波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,让家长产生疫苗犹豫。”国家卫健委新冠防控高级别专家组成员、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认为,疫苗犹豫也是我国这段时间疫苗接种率下降一个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美国《国会山报》报道,当地时间20日,美国威斯康星州一名自称叫做金的女子告诉记者,为了治疗狼疮,自己已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19年,但在今年早些时候还是感染了新冠病毒。金表示,自己4月早些时候开始出现新冠病毒相关症状,在实施封闭措施后,去了一趟商店,然后便发现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,目前该商店已被关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光教授给出一组传染病病毒传播系数R0值,R0值越大,流行病越难控制。脊髓灰质炎病毒R0值:5~7,麻疹病毒R0值:12~18,百日咳R0值:12~17,白喉R0值:6~7,手足口(EV71)R0值:4.2~6.5。这些传染系数都大于新冠病毒(R0值:1.4~2.5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4月27日,谭德塞博士在COVID-19疫情媒体通报会上提出,虽然儿童严重感染或死于COVID-19的风险相对较低,但感染可用疫苗预防的其他疾病的风险较高,如果疫苗接种覆盖率下降,将会暴发更多的疫情,包括暴发危及生命的疾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国通过接种疫苗,实施国家免疫规划,通过口服小儿麻痹糖丸,自1995年后,我国阻断本土脊髓灰质炎病毒的传播;普及新生儿乙肝疫苗接种后,我国5岁以下儿童乙肝病毒携带率已从1992年的9.7%降至2014年的0.3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计划地进行疫苗接种迫在眉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国,按照正常流程,疫苗免疫规划从新生儿一出生就开始了,刚出生新生儿需要接种乙肝疫苗、卡介苗,2个月龄时接种脊灰灭活疫苗,3月龄接种百白破疫苗,6月龄接种流脑疫苗,8月龄接种龄接种麻风疫苗、乙脑疫苗??从刚出生到6周岁,根据国家免疫规划,学龄前儿童需要按时接种十几种疫苗来保证健康成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告诉记者,“当被告知诊断结果时,感觉自己像是被判了死刑,我要死了吗?我怎么会生病呢?”金指出,我在服用羟氯喹啊,但又怎么样呢,从来没有人说过这是治愈新冠肺炎的方法,或者承诺它这能保证你的安全,事实就是这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现在是时候关注除新冠以外的传染病了。”曾光教授研判,新冠疫情后,其它传染病暴发风险依旧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指出,吃羟氯喹根本就不安全,它并不能预防任何疾病,你仍然有可能感染新冠病毒,“特朗普自己认为这种药有疗效,还告诉全世界,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让我很气愤。”5月21日15时,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将在人民大会堂拉开帷幕。届时,委员们将集体肃立,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的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默哀一分钟。